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月入25万,批量AI美女,收割中年男人的钱包

时间:03-29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40

月入25万,批量AI美女,收割中年男人的钱包

文|刘奕琦编辑|斯问号称“最难被电商撬动”的中年男人们,拜倒在了AI美女们的石榴裙下。“中年男人不如狗”这句话,一直被视为是中年男性在消费鄙视链里的真实写照。爱捯饬的女人买化妆品、买衣服,居家的女人买厨具、买食物,但一提到男人,似乎就是“保温杯里泡枸杞”或者“一把钓杆打天下”。而在内容平台上,一批面容姣好,身材傲人的AI美女达人,却把炯炯目光对准了一向备受忽视的中年男人们。“80后单亲妈妈一枚”,像大部分真人达人一样,“小姨妹”主页里这样写道她的个人介绍。但仔细观察她的短视频内容,依然能察觉到一丝不对劲。视频里,她笑容标志但面容呆板,身形婀娜却毫无互动。同样的角度和背景,有时候展示的商品各不相同,仔细分辨,甚至能在视频里听到不同音色的声音。面对部分看客们的困惑,平台在视频的下方给出了答案:内容疑似AI生成。虽然是AI美女主播,却并不影响一些粉丝在评论区里送玫瑰,也有人直接打招呼道“美女你好”。凭借着AI美女视频,“小姨妹”的粉丝量高达110万。婵妈妈数据显示,今年2月,“小姨妹”共发布了118条视频,总销售额达到7.5万-10万元。去年12月,视频数量高达258条,总销售额在25万-50万元之间。平均每天发布约10条视频,每条视频产值近1000元,可以说“小姨妹”的能力已经吊打了相当一部分的中小主播。而在互联平台上,像“小姨妹”这样的AI主播,并非个例。她们是流水线上的一环,背后暗藏着一条批量复制的产业链。AI美女,瞄准下沉市场的男性客户前一秒的镜头还是穿着露肩裙,对着镜头微笑的美女,下一秒,一排排列整齐的防风打火机猝不及防得出现在了屏幕里。没有多余画外音介绍,屏幕上的黄字清晰标明了这条视频的重点:打火机、一只几毛、限时价、速抢。粉丝数高达127.6万的糖糖同样是一名AI美女主播。没有剧情,不带人设,糖糖的带货标签极为明显。婵妈妈数据显示,糖糖在2月一共发布了71条视频,其中带货视频数占比约93%,达到66条。和跳性感火辣舞蹈的美女达人一样,AI美女们吸引的用户同样以男性为主。“小姨妹”的男性粉丝数量占比高达86.28%,从年龄数据来看,40岁以上的用户占比超过60%。而糖糖的男粉占比更是高达92.11%。粉丝中,有近一半的年龄超过50岁。市面上,大部分的带货达人都在强调的年轻市场、高单价产品、女性用户,相较之下AI美女达人们似乎在走一条极为”冷门”的路。她们的目标是:下沉市场、低单价产品、中老年男性用户。从她们的选品上也可见一斑。除了几毛钱的打火机,还有6.88元的钢芯尼龙绳,6.99元的老北京布鞋等。看到这个价格时,很多人都会心存疑问:这么便宜能赚到钱吗?打开糖糖的带货成绩单,销量排名第一的是售价为6.99元的剃须刀,佣金为16%;销量排名第二的是售价为9.9元的黑辣椒种子,公开佣金高达50%。这些主打便宜、实用的产品,不仅佣金比例超出大部分人的想象,和服饰等品类相比,退货率也微乎其微。AI美女中,有靠颜值的,也有靠提供情绪价值的,“巧克力,小柠檬”在抖音平台上的粉丝数高达1049万。视频里的她 ,大多以半身形象出镜,发布的内容在30秒左右,主题多围绕男人。例如:“为什么现在很多男人,都选择了一个人生活?”“能享受孤独的男生,可不是普通的简单人”“如果你把男人晾太久,就算他再爱你也会选择离开”……不少男性粉丝将“巧克力,小柠檬”称为“最懂自己的女人”。但仔细看,“巧克力,小柠檬”在视频里嘴型和台词毫不匹配,AI生成的迹象明显,却几乎没有人提出疑义。在抖音平台,除了系统小字提醒,辨别AI主播主要还是靠肉眼,数字人和背景边缘线会模糊一些,姿势上比较僵硬,口型变化也不那么不流畅。熟悉互联网套路的年轻人自然有一定的分辨能力,但对于来自下沉市场、不了解AI技术的的用户来说,区别她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有人忙搞钱,有人忙维权AI大火后,“如何抓住新风口,靠AI搞钱”成了不少人热衷的话题。小红书上,AI赚钱相关的笔记数量超过3万条,AI主播相关的笔记数量超过2万条。像“小姨妹”、糖糖这样的成功案例,吸引了不少人争相入局。我们在不少平台上查到了AI带货视频生成软件的推广内容。视频里我们可以看到详细的操作步骤,首先根据带货偏好选择商品,进入二创页面,再按照范例生成的台词文案参考进行内容编辑。货和内容搭建完成后,人的方面,你不仅可以选择出镜的AI模特,还能为其匹配不同的人物声音。有娱乐播报、甜美解说、强势妹等多个选项。推广内容里,用户仅需要在手机上点点手指,一分钟内就能够轻松生产出一条由AI主播出镜的带货视频。为了吸引用户,软件平台也放出来极具吸引力的数据,例如本月产出佣金175.66万,新手7天出单销售额2354元等。“直播带货之后,AI图文带货将是下一个风口”,互联网平台上,这类的言论也比比皆是。从技术层面来看,要批量复制“小姨妹”、糖糖的带货视频,并不是一件门槛很高的视频。她们的视频,几乎不涉及互动效果,只是图片或者固定视频、音效和产品的拼接。但实际的带货效果,能否达到推广内容里说的那样,却需要画一个大大的问号。骗子公司、纯割韭菜、真真实实的杀猪盘……黑猫平台上,不少被AI带货吸引的人,纷纷发出了维权的声音。AI带货相关的投诉高达329条,其中大部分的维权原因都是“虚假宣传”。有一个花了近400元购买软件会员的消费者告诉记者,软件生成的视频效果十分粗糙,所谓的导师陪跑也几乎毫无效果。有的AI软件甚至会用赚佣金的方式,推动付费会员发展新的下线。处境尴尬的AI虚拟人无论是推出短视频达人,还是复刻直播间的带货主播,AI数字人已经不再是新鲜的话题。2022年,头部主播瑜大公子和自己的孪生人连麦互动;去年5月,李佳琦和虚拟人AYAYI展开了一段跨次元的对话;为了填充一些冷门的时间段,虚拟人也已经成为不少品牌直播间的常驻一员。但我们不能否认,目前,AI带货达人依然还未进入主流市场。首先,视觉上,虚拟人和真人之间还是存在一定的差别。在很多消费者看来,虚拟人更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皮套,缺少和真人互动的亲切感。其次,虚拟人的技术还停留在视觉识别上,内容信息的输出依然比较单薄。在没有真人操作的虚拟人直播间里留言,他们大多只能通过识别固定的关键词,输出准备好的标准话术。最后,能够让用户保持黏性的关键,通常是达人的人设和千人千面的性格,这一点也是虚拟人所欠缺的。不仅未进入主流市场,市面上不少商家为了牟利,还利用AI钻了法律的空子。神似杨幂的AI主播“本来以为是李逵,没想到是个李鬼”,315期间,假杨幂、假刘亦菲在直播间里卖减肥茶的消息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。为了借力明星的影响力,一些商家用AI换脸的方式让他们给自己的直播间站台。面对消费者的质疑,他们讳莫若深。不久前,有商家利用AI技术复活已故明星事件,也遭遇了明星家人的叫停和舆论的声讨。可以想象,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,批量制造AI美女的难度将变得越来越低。但对于背后的操盘手来说,技术只是提高人效的一环。要想实现有效可持续的商业成交,选品、运营、乃至运气都缺一不可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